阅读历史
换源:

第2395章 星辰布道图

作品:天才纨绔|作者:陌上猪猪|分类:都市言情|更新:2020-01-14 23:52:49|下载:天才纨绔TXT下载
  “江枫,本圣有意留你一条活路,超脱当世,踏出此界,然你再三忤逆,执意求死,便也休怪本圣心狠手辣!”玉霄圣人,那阴测测的声音,回响而起。

  “如此冠冕堂皇?”

  闻声江枫的脸色略显怪异,听玉霄圣人这话的意思,给江枫的感觉,对方似乎是颇为担心,沾染了他身上的因果。

  略微一想江枫就是释然,天印的牵扯太大太大,诸圣都是要避退,那样的一份因果,玉霄圣人自然就是避之唯恐不及,绝不愿意沾染分毫!

  伴随着这句话自玉霄圣人嘴中吐露而出,那玉霄圣人似乎多了几分淡定,几分从容。

  而后便是见到,玉霄圣人大手一挥,那里,显现满天星辰。

  星辰密布!

  这时候犹是白日,这样的一幕出现,映照入诸多修士的视线,那里的场景有着无匹的神异,摄人心魂。

  “星辰布道图!”

  看在眼中,江枫轻语道。

  在那玉霄圣人的手中,一张图迎风飘展,那赫然就是星辰布道图。

  当认出来,那是星辰布道图之后,江枫眼中神光骤然凝缩,因为,无比清楚,此图是怎么回事。

  一张图,包罗漫天星辰,这是活的图腾。

  星辰之辉被引召,在降临,那是一种极尽古老的仪式,听闻,和某一个古族有关。

  “居然,有着如此之多的相似之处。”心思微动,江枫喃喃说道。

  看着那星辰布道图,江枫不由就是想起了天印,并非是那星辰布道图和天印相似,而是,由于那星辰布道图,也是与某种古老的仪式有关。

  当这样的联想自脑海之中冒出,江枫脸色不由略显怪异,无可抑制的,发散出更多的联想。

  因为这时候江枫发觉,天印似乎是多种文明融合之下的产物,尽管依旧不清楚,那究竟是怎样的情况,可也是让江枫的思绪无法平静。

  星辉璀璨,煌煌然,浩浩然,伴随着那星辉被引召降临,虚空之上,风起云涌,一缕缕的神辉被一种无形的力量牵引,随后可听到,古老的吟唱之声传出。

  那音节很是古怪,但有着一种叩动灵魂的伟力。

  那是最为原始的文字,也可以说是最初的文字。

  因为原始的缘故,那每一个文字,单调且空洞。

  文字从某种程度上而言,是文明的载体,随着文明的延续,文字也是在不断发生变化,世代不同,文字的表述和表意方式,往往也就是有着极为之多的不同。

  一个又一个世代下来,现如今的文字,与那原始文字,已经是有着天翻地覆一般的变化。

  但纵然如此,这时候听那吟唱之声,包括江枫在内,几乎每一个修士,都是轻易可听出那文字是什么样的意思。

  原始文字的出现,意味开天辟地,让道理变得可以诠释和阐述,那是最为开始的文明形态,也是天地间,至为朴素的一种道理。

  吟唱之声在虚空之上回荡,继而,由那最为原始的文字,诠释最初的道和最初的理。

  “轰隆隆……”

  每一个原始文字,似有那万钧之力,虚空不可承受,被压制坍塌、碎灭。

  那样字符的力量,称得上匪夷所思,江枫的脸色变得凝重,且越来越凝重。

  “最初!”

  江枫低低说道,仅仅是这样的两个字,就是天地间最大的道理,可镇压所有!

  有关星辰布道图的传说,古而有之,江枫万没想到,竟是会落在玉霄圣人手中,此人强行降临于这一世,看似仓促,然而为了此次降临,却不难得知,准备了无尽岁月,就等这一天到来!

  此前那灵育圣人,已然称得上野心勃勃,然而灵育圣人的野心比之玉霄圣人而言,也就不过如此而已。

  可以说,每一位降临的圣人,哪怕不惜自我斩道,究其根本,都是野心使然!

  最初的道和最初的理在诠释和阐述,一种仪式开启,掀开神秘面纱。

  漫天星辰依照那样的道和理,排列组合。

  可无比真切的感知到,在星辰排列组合的过程中,一种力量在喷涌,那是最为完整的道和理。

  一番感受,江枫暗自惊叹。

  因为,感受着那样的道理,江枫仿佛,一眼看尽了一整部人类文明史!

  纵观一整部人类文明史,修真文明,不过只是那诸多文明的一部分而已,甚至算不上多么重要的一部分。

  人类之所以伟大,正因创造一种又一种的文明,文明的形态,以无尽之多的方式存在,修真文明,仅仅是那浩瀚文明之中的一栗罢了。

  当产生这样的认知之后,江枫的神魂,都是抑制不住在颤栗。

  由此也总算是得以明白,最初这两个字,拥有着怎样的分量。

  “轰隆隆……”

  完整的道和理被诠释和阐述,与这一方天地共鸣,成千上万的修士,这时候都是心底深处生出一种卑微且渺小之感。

  然后,那道理,以一种最为直接的方式,朝着江枫镇压下来。

  “道理压制!”

  江枫心神巨震。

  这同样是道理压制,但这样的道理太大太大了。

  天印飞出,一道秩序链条横阻,但秩序链条,阻不断那道理。

  那道理可与天道意志媲美,却又与天道意志截然不同,那是人类自我意志的结晶,一定程度要凌驾于秩序之上!

  “可怕如斯!”

  江枫低语,面色有着史无前例的凝重!

  天印一向无往不利,是BUG一般的存在,江枫早已习惯了天印的神异,因此当这时候,发觉天印都是无法将那道理阻断之时,江枫顿时感到不妙。

  “轰!”

  道理穿过秩序链条,镇压了下来。

  江枫感受到了一种厚重感,那种感觉,仿佛一条人类历史长河,压制下来一样。

  这样的道理压制,并不损毁江枫的肉身,而是最为直接的,压制江枫的道心。

  仅是瞬息,江枫的道心之上,就是密布了裂痕。

  “何为不讲道理,这就是不讲道理!”

  江枫在低吟,在嘶吼!

  不讲道理从来都不是天下人所认为的那样,被曲解了,这时候才是真正的不讲道理。

  而之所以不讲道理,真正原因是由于道理太大太大,不知道该从何讲起!

  “天印!”

  江枫召唤天印回归,镇守自身。

  神芒垂落,流转,然依旧无法阻挡江枫道心的崩碎。

  “这……真是该死啊!”

  江枫在厉吼,这是从未有过的危机,因为江枫从未有过这样的无力之感,纵使千般道法,也都是无计可施。

  道理太大了,比之天印而言,这似乎才是真正意义上的BUG。

  江枫在对抗,然而无力之感,愈发强烈,一种卑微且渺小之感,疯狂涌上江枫的心头,一度要让江枫放弃对抗!

  “不对!”

  江枫感觉不对,因为星辰布道图实在是太强大了,这是轻易就可打破天地平衡之物,而这样的东西,不管从哪一个方面来说,原本都不该存在才对。

  存在本身也是一种道理。

  既然星辰布道图存在,那么便是表示,此物实际上,也是道理之内的存在。

  “道理之内?”

  江枫微微一怔,而后蓦然意识到,自身此刻所经历的恐怖,很大方面不是源自于星辰布道图,而是源自于他自身。

  而星辰布道图的作用,则如同是一面放大镜一样,无限的放大了他内心深处的恐怖。

  “我明白了!”江枫眼前为之一亮。

  联想起此前玉霄圣人的所作所为,江枫总算是得以明白,这是怎么回事!

  圣人所言,尽皆道理,玉霄圣人先前说过的那些话,哪怕已经察觉过来,也依旧是深受影响,留下后遗症!

  等到玉霄圣人将星辰布道图祭出,江枫内心深处的恐怖,瞬间就被放大成千上万倍,他的道心之所以会被撕裂,那全然是由于本身不够自信的缘故!

  “自信!”江枫蓦然自语。

  天尊斩圣,从未有过,强大如玉霄圣人,超脱当世,也都以失败告终。

  江枫的眼神渐显古怪,到这时候岂会不明白,从玉霄圣人出现的那一刻开始,玉霄圣人就是在着手布局。

  “好生狠辣的算计!”江枫一声长叹。

  玉霄圣人算计了所有,星辰布道图是最后的手段,这是在收网,如果不是江枫猛然意识到,星辰布道图也是属于道理之内的存在的话,这时候,江枫已然道心彻底的崩碎。

  “江某,委实不够自信!”江枫低低说道。

  江枫不自信一方面是因为从未有过天尊斩圣,这样的观念先入为主,导致江枫面对玉霄圣人之时,被无形压制。

  另一方面则是因为,比之寻常修士,江枫更要清楚圣人的强大,那是自知之明。

  两种因素的叠加,导致江枫在玉霄圣人面前,心境是失衡的。

  玉霄圣人所算计的,正是此点。

  “这就是天尊不能斩圣的真相!”轻吸一口冷气,江枫自语道。

  圣人是天地间最为强大的修真者,但往往也会有惊艳世代的天尊诞生,天尊之所以不能斩圣,究其根本原因,不是天尊不够强大,而是由于心境的失衡。

  当天尊从最开始,就将自身放在一个卑微的位置的时候,岂能斩圣?

  “这才是最大的阴谋,天尊从头到尾,都是被算计的对象。”江枫默默说道。

  想到这里,江枫只觉所有的迷障都是被击穿,一切都是豁然开朗。

  真相从来都是如此简单,可是迷惑了一代又一代人,天尊在圣人面前,作茧自缚!

  “既然属于道理之内,也想镇压江某?”江枫在冷笑,眼神锐利,有无上神采,那是无畏不羁。

  江枫的一切反应,都是被玉霄圣人看在眼中,当看到江枫脸上的冷笑,玉霄圣人猛然皱眉。

  然后江枫的声音,就是传入了他的耳中。

  “江某很失望。”江枫如此说道。

  这一刻江枫仿佛摆脱了道理的压制,踏步走出,遥遥走向玉霄圣人。

  “这……你……”

  玉霄圣人为之一惊,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江枫竟是挣断了枷锁,撕裂了禁锢,太过惊人,出乎所料。

  “你在失望什么?”凝视向江枫,玉霄圣人寒声说道。

  “诸圣联手,扯一个弥天大谎,难道,不值得江某失望吗?”江枫淡淡说道,踏虚空而行,朝着玉霄圣人逼近过去。

  天印神芒垂落,十色神光涌动,让江枫有神圣之意。

  “什么意思?”玉霄圣人质问道。

  “天尊,当真不可斩圣吗?”于是,江枫就最为直接的问道。

  “难不成,你自认,比之本圣当年更强?”玉霄圣人不屑的很,极尽戏谑和嘲讽。

  江枫摇头,那般看向玉霄圣人的眼神,更是多了几分失望。

  “玉霄圣人,当年之事,你是受害者,可最终,你却是选择了同流合污。”江枫沉声说道。

  玉霄圣人脸色一片铁青,江枫的话,已然直白的不能再直白,他岂会不懂江枫是什么意思。

  天尊不是不能斩圣,而是被种下了心的枷锁!

  从这一方面来说,他当年的确是受害者,但是在证道之后,身份摇身一变,他也就变成偶来施暴者!

  这般身份的转变,极为自然,在这之前,玉霄圣人从未觉得有什么不对的地方,认为是那样的自然而然。

  毕竟,身份不同,立场也就不同。

  站在圣人的立场,他理所当然,要维护自身的利益!

  这时候玉霄圣人有一种不妙的预感,他知道,江枫今日里,将会进一步撕裂圣人身上的神秘光环。

  直至彻底,将圣人拉下神坛。

  并没有让玉霄圣人失望,江枫的确是有着这样的打算!

  “玉霄圣人,莫非你从未为自身的行为,良心受到谴责吗?”江枫说道。

  “闭嘴!”

  玉霄圣人震怒,他乃圣人,无论做什么,无论对与错,江枫岂有指手画脚的资格?

  “真没有?”

  江枫在怪笑,说道:“竟是如此的心安理得,不得不说,让江某敬佩尔等的无耻!”

  “江枫,待你证道,你自会清楚!”玉霄圣人说道,不悦的很。

  “你如今是天尊,自然觉得那是不公,可你若是圣人,你也就自然会认为,那是绝对的正确,是不容挑衅的真理!”转即,玉霄圣人又是说道。

  他在发出警告,让江枫不要多嘴,真相一旦揭穿,绝无好处,江枫将成为真正意义上的诸圣公敌!

  圣人至高无上,已然被江枫剥落了一层神秘光环,若江枫还不停手,将很悲惨,诸圣狙杀!

  “所谓的真理,归根结底,是出于自私罢了!”江枫不以为意的很。

  “自私?”

  玉霄圣人桀桀笑了起来,说道:“你说的没错,只是说到底,高度不同,你的眼皮子终究太浅,很多东西,都看不到。”

  “江某如今,可是受害者!”江枫面无表情的说道。

  人性说到底是自私的,此点江枫也承认,但他是受害者,几乎殒命,有不平气,意难平!

  光辉伟正这样的字眼,从来都不适合江枫,江枫也从未想过要做那样的人,某个方面来说,这也是自私的一种表现。

  “哈哈……”

  玉霄圣人大笑起来,脸色很是耐人寻味,说道:“你已经做过蠢事,且莫一错再错,代价非你所能承受。”

  “玉霄圣人大可放心,所有因果,江某一力承担!”江枫漫不经心的说道。

  “死不悔改!”玉霄圣人怒不可遏。

  江枫笑了笑,说道:“表面看来,那是诸圣之间的默契,心照不宣,维护自身的利益,但何曾不是由于不自信的原因呢?”

  “你——”

  玉霄圣人怔住,江枫看待问题的方式很是不同,他想要反驳,然而又不知,该从何反驳。

  因为的确就是不自信!

  若有足够自信,何必扯这样一个弥天大谎?只需要一手压制,镇压所有即可,任由谁人,都翻不出掌心。

  正因不自信,因此才是会有这样一个谎言的存在!

  玉霄圣人的心境在震荡,江枫这一句话,有如是撕开了诸圣身上的那虚伪的面具!

  “不可冒犯……不容亵渎……不可轻言……”

  江枫在嗤笑,脸上神色要多玩味有多玩味,这太过有趣,一方面天尊面对圣人不够自信,另一方面,圣人并无绝对压制天尊的自信!

  但圣人终究是占据上风,天尊沦为这一个阴谋的牺牲品。

  “诸位道友,可听清楚,可看清楚,这就是圣人!”声音陡然抬高,响彻而起。

  “哗!”

  哗然之声在回荡,一道道目光,近乎整齐划一一般的,落于玉霄圣人身上,那样的目光,直接而又火热。

  玉霄圣人心神不宁,感觉有什么东西正在被剥离出去,那是身为圣人,最后的神秘,也是最大的尊贵。

  江枫就这般,以一种毫不留情面的方式,撕裂所有,揭穿一切。

  玉霄圣人死死的盯着江枫,目中几乎要喷出火来。

  “江枫,从未有你这样的人!”玉霄圣人歇斯底里的说道。

  “玉霄圣人,你已一无所有!”江枫说道,脚步不停,更进一步,朝着玉霄圣人逼去。

  “你的骄傲,你的荣光,你的神圣,统统都是笑话……如此,拿什么,与江某争长短?”江枫低喝。

  一句话,如雷霆一般在玉霄圣人耳边炸响,震动道心,玉霄圣人脸色惨变,头皮在发麻,一股不寒而栗之感,于心头涌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