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2339章 间接惹祸

作品:血妖姬|作者:妖卿卿|分类:都市言情|更新:2020-01-14 23:54:22|下载:血妖姬TXT下载
  “外面没有白雾了~!”而才一进入地下,一直在窗边的吴幸只惊喜叫道,让流墨墨他们也是一惊,立即刷刷的看向车窗外。

  突兀就没了白雾,众人神识迅速探出飞车,然后就看到飞车进来的倾斜往下进入地下的通道口,一层透明的光膜挡住了外面那些浓郁的白雾~!

  而没有了白雾影响,不止是流墨墨他们,当了一路瞎子聋子的其他选手也迫不及待的探出了神识迅速查看,一时间外面到处都能感知到别人的神识气息,颇有些混乱的感觉。

  而流墨墨他们一边无语于外面混杂的神识和气息,一边也迅速查看情况。

  这里是通往地下更深处的通道,不算太宽敞,不过修整的非常平整,比之前峡谷中那种满地石笋的路要正常的太多了~!

  飞车一辆跟着一辆迅速往前飞驰,而最初因为白雾消失从而激动的探出神识迅速查看的选手们,随着神识所及,满目的白雾变成了没有尽头一般的地下通道,却也是很快就失去了兴趣。

  流墨墨他们也不例外,同时因为安陵的神识明显不比其他选手那仿佛犯人放风一般的激动肆意,倒是还能依旧暗戳戳的盯着仙舍的金仙。

  而这般在这个倾斜往下的通道中疾驰了一整日后,选手们释放在外的神识只立即就有了回馈~!

  这个通道尽头,却是一座桥,一座悬于一道宽阔深渊之上,足有数千米长的吊桥~!

  吊桥极为破旧,是用看不出具体是什么的粗壮藤蔓编织,然后安置上一块块差不多大小的木板当做桥面;

  “··前面的飞车好像在降落??”只是当神识仔细且好奇满满的查看之后,转了回来,流墨墨却是惊异发现了最前面的异常情况~!

  众人闻言,本能的迅速探出神识,然后惊异发现,第一辆飞车已经落地,速度减慢了许多,带着明显的小心劲儿驶上了吊桥~!

  “··明明是飞车,竟然不飞?!”流墨墨忍不住吐槽出声,其他人也是差不多的想法,不过当他们的神识看到那些还刻意拉开一些距离,上了吊桥也前行的小心翼翼飞车,却也感觉到了不对劲;

  “那般小心,是那吊桥有问题??”陌路离殇若有所思的说道,流墨墨他们不由看他一眼,倒也没有说什么,只是神色不由严肃了一些;

  若真是吊桥有问题,那确实需要认真对待。

  飞车一辆辆前行,因为速度慢了,所以却是等待了好半天才轮到流墨墨他们这辆飞车,不过在他们神识紧绷的盯着外面情况的时候,飞车驶上了吊桥,他们却是神色微顿;

  为什么突然这么重??

  众人神识紧紧盯着自己的飞车和吊桥接触的部分,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的地方,但是整个人却是感觉突然沉重了许多~!

  不过,除了感觉沉重,其他的倒也没有什么异常,这让神经绷紧关注的众人讶异之后,也淡定了下来;

  不过,当他们这辆飞车快驶出吊桥的时候,后面却倒是突然一声巨响,只惊的在场选手们都迅速把神识探向后方;

  而这一看选手们就都惊哗了起来,却见吊桥起始往前一点儿的位置,竟是足有五块儿木板莫名缺失了~!

  这什么情况啊??

  流墨墨他们看的一脸懵逼,其他飞车上的选手也是莫名,而因为后面出了事,前面飞车上的仙舍金仙也立即派了白衣侍从往回走,去问询情况。

  不过当看到直接用走的白衣侍从在走上吊桥后竟是举步维艰,仿佛背负着一座山一般微躬的后背和沉重的步伐,让流墨墨他们用神识看到,神色不由古怪;

  他们虽然感觉身体沉重,但是也没有沉重的太过分,怎么看白衣侍从那模样,他们感觉的沉重似乎都不是一个量级的啊~!

  是飞车的原因还是金仙的原因??

  流墨墨有些蠢蠢欲动想把手伸出车窗外试试,不过当即就被雪如楼虎着脸拉住了;

  开玩笑,万一真是飞车的原因,那手出问题了怎么办?!

  被雪如楼凶巴巴的一说,流墨墨也是讪讪;

  “哪儿那么容易出问题,我又不是不修肉身的那种弱鸡~!”流墨墨白了雪如楼一眼说道,雪如楼板着脸看着她没说话,流墨墨一哽,然后略心虚的摆手;

  “好啦,我不试就是了,那什么眼神嘛~!”

  “这里太多眼睛盯着,不要闹。”明白流墨墨是不甘心的,雪如楼叹了口气只摸了摸她的头说道;

  “知道啦。”流墨墨挑眉反手用力把雪如楼柔顺的头发揉成了鸡窝,让雪如楼愈发无奈的松手,然后把她放到自己腿上坐着,梳理自己乱糟糟的头发。

  外面的白衣侍从绷紧面庞艰难的走到了出事的那个位置,只是探查一番并没有什么收获,故而他只到了出事那里前后的两辆飞车旁问询情况;

  至于一直跟着白衣侍从的那些神识,白衣侍从并没有管,这也得以让选手们都吃到了大瓜~!

  刚才那声巨响,竟然是一辆飞车造成的~!

  前面的那一辆没有太注意,倒是后面的那一辆,可以说的亲眼目睹了~!

  据他们所说,他们前面那辆飞车才驶上吊桥貌似就出了点儿问题,似乎是那辆飞车比其他的飞车重了很多,不仅是速度突然减慢了,就是那已经不知道有多少辆飞车经过都稳妥的没有任何变化影响的吊桥,在前面那辆飞车上去之后也不堪重负的发出的咔咔咔的声音;

  然后吊桥和飞车都没有坚持多久,随着咔咔声到了极限,那五块木板竟是生生的碎了~!

  轰然破碎声,然后木板上面的飞车更是仿佛普通的车子一般,竟是和那些破碎的木板一起掉落了下去~!

  “直接掉下去了?!”白衣侍从有些傻眼,车内的选手们都挤在车窗前,闻言只刷刷的点头;

  “对,那辆飞车就刷的一下就掉下去,也不知道里面的那些仙人怎么回事,没有逃出来,甚至都没有呼救~!”车窗后有名女仙啧啧说道,她的重点明显是不理解那辆飞车里的选手什么都没做~!

  而那名女仙开口扯到这个,车内其他仙人的话题也成功的被她带偏,那叽叽喳喳的说着,让流墨墨他们用神识围观着都是叹为观止;

  果然任何人八卦起来,那都是不容小觑啊~!

  剑光剧痛昏迷,苏醒时在山洞,不远处火堆烘烤半边身体,高大男人进来山洞把冰冻兽尸丢到她旁边,点燃他进来时候被狂

  风熄灭的火堆,和他说话,他不吱声后以为他听不懂或是无法说法就闭嘴,肚子饿的声音被听到,男人过来查看,陌星子惊觉这

  具身体是个少女,男人发现她身体半边热半边冰,把他挪到火堆旁,然后他被冷热刺激直接昏迷过去

  ——意识模糊中得到另一个叫丝葭的少女的记忆,然后被灌古怪液体呛醒,男人斥责浪费,陌星子太过虚弱又昏迷,男人着急其

  身体状况,直接嘴对嘴喂食,喂了几天后醒来,醒时感觉到被喂食的触感不张嘴,然后被舌头撬开嘴巴直接炸了,男人解释,怒

  起挣脱怀抱张口,却被自己声音惊到,男人慌张去拿热水掩饰尴尬,男人笨拙慌张模样让陌星子沉默,后接过热水不喝男人疑惑

  问询是烫就想伸手进碗里试试,被陌星子怒骂躲开,言语刺激陌星子骂滚,男人离开山洞,陌星子喝了水打量周围,发现是一个

  长而窄的山洞,身下木床是巨大树墩,一旁放着好几个空碗的树墩,不远处有火堆,再远些是拐个弯的山洞口

  ——疑惑男人是谁,同时发现自己有这具身体的记忆,但是记忆断片儿了,被记忆影响,原本打算不玩游戏的念头散了,准备下

  床却发现鞋不见了,冰凉地面让陌星子无法下去,想起记忆最后的一道剑光,掀开衣服看到腹部巴掌宽的血痂,男人这时回来,

  拿着一双小皮靴,试穿刚刚好,得知是被摸着脚丫子对比做出来的,顿感不爽,脸色不善让男人以为鞋子问题蹲下去摸脚,受惊

  怒起,生气想出去山洞,得知外面是寒季有狂风,而且寒季已经快一个月,更是惊愕为何会断片一个多月的记忆,说及体弱,男

  人露出惊喜,让陌星子恼怒不虞

  ——男人开木门出去,狂风进来没有直接吹到也让陌星子感觉到透骨冰冷,男人带着黑色兽皮回来,得知是寒熊皮,惊愕丝葭并

  没有见过寒熊,准备用寒熊皮做衣服,想比对大小,陌星子黑脸抗议不给碰,说起寒熊是什么,又提及之前喂食的是炎猴奶,又

  是一种没听说过的野兽,男人说起心疼陌星子浪费的猴奶,声音太大震伤陌星子耳朵,男人惊慌,陌星子被震昏,被抱到床上,

  再次苏醒被肉香吸引,男人炖了寒熊肉,起床过去等着,吃的时候发现没有筷子不想用手直接捞找了两根树枝剥皮当筷子,结果

  男人说是麻木的树枝,陌星子全身麻痹软倒失禁,被男人抱回床上尴尬的要死

  ——各种郁忿后睡着,再醒后麻痹消失,裤子阴干不舒服,看到做好衣服拿来穿上,把湿裤子拿去烘,想外出发现根本推不动门

  回来烤火,烤干裤子把薄衣服穿了起来再套上兽皮衣,男人带着柴禾回来遇到,明确陌星子根本出不去,想到还有五个月的寒季

  不由抑郁,男人跑了几趟弄好柴禾,见陌星子模样不忍心说再给他做些衣服就可以出去了,陌星子问为什么对他这么好,男人说

  出缘由,

  ——鹿族和丝族不同的生活模式,青鹿的妹妹白鹿就是体弱才在成年出来独自生存时死亡,让青鹿痛恨鹿族规矩和父母,见到陌

  星子也是体弱,不由想到自己妹妹才对他好,同时也告诉了青鹿这具少女身体的来历,丝族天生体弱但天生有美丽的少女丝葭从

  小被宠爱长大,但是当爱慕她的男人对她好被喜欢那个男人的丝路妒忌,在众人去狩猎时一剑捅伤了她,再苏醒时就是陌星子进

  游戏时,然而丝葭和陌星子之间还有一个月的断片期

  ——青鹿对陌星子更觉怜爱,只直接把她当妹妹,继续给他做衣服,同时拿了鸟肉回来,和他说明是黄鸟肉,但不怎么禁饿,不

  过说时想到黄鸟蛋是专门给孩童补身子,对陌星子应该有用,然后担心陌星子又作死,给了他一把新削好的木勺,吃完饭试穿第

  二层衣服,青鹿打开木门给陌星子试,依旧不行,回到山洞继续做衣服,加上第三层衣服全副武装只露出眼睛后再试,已经能出

  来了,外面全是狂风冰雪,行走艰难,后担心陌星子病情加重,抱起

  他就走到另一个山洞

  ——进去抖了抖冰雪,青鹿去生火,陌星子发现这是青鹿储藏物资的山洞,然后说想让陌星子在这儿等他,他把其他山洞存储的

  物资运回去他住所后再来接他,并表示半个月即可;给陌星子留下足够的肉食后离开,但陌星子等了一个月把所有熟肉都吃了,

  又没能力分割其他兽尸,不得不走出了山洞,半是为了出路,半是对游戏无进展对青鹿爽约而有些作死的冲动,最后昏迷在雪地

  里,醒来被救,然而救他的人发现他是丝葭后道明她是青鹿的姐姐红鹿,而青鹿为了给他弄黄鸟蛋外出失踪了,他们全家都赶过

  来寻找他

  ——红鹿赶走了陌星子,在外面寒冷侵袭伤病饥饿加剧,陌星子只走到很远处的木屋前咬牙敲门,后开门被救了进去;醒时发现

  并不饥饿,同时腹部的伤被包扎好,计鹿过来问询,后在他面前吃肉汤,让他馋的不行后告诉他他得了寒症只能喝汤,惊异寒症

  是什么,被计鹿发现身份,并告知自己是青鹿的仇人,然而寒症不能再瘦寒气,又被困与屋内,计鹿去切草药,陌星子发现腹部

  白布变硬,计鹿解释告诉他是药渗透然后干了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