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307章 阴狠布局

  看着一位老人被病痛折磨的生不如死,甚至连喊痛的力气都没有,只能发出含混不清的闷哼声,别说是家人看着于心不忍,就是没有血缘关系的外人也不忍心多看。

  “景元,不管你对对我们对景家有多大的怨恨,可这是你外婆,这么多年来一直牵挂你的长辈。”景大舅声音有些的嘶哑。

  身为景家的当家人,也是说一不二的强势刚硬性格,但此刻有求于人,可为了饱受病痛折磨的母亲,景大舅也只能放下面子和尊严请求贺景元帮忙。

  “景元,你在研究所工作,你那里有没有什么药能让你外婆不这么痛苦。”景大舅这话一说出来,站在卧房里的景家人都红了眼眶。

  病床上的景老夫人也跟着发出两声痛苦的啊啊声,似乎想要解脱,偏偏却只能这样继续煎熬着。

  “景元,看在你过世母亲的份上。”景二舅也恳求的看向高冷无情的贺景元。

  贺景元没有开口,可或许是被景老夫人痛苦的模样所触动,沉默半晌后贺景元点了点头,“我明天再过来。”

  无视着高兴的景家人,贺景元看了方棠一眼,两人径自向着门外走了去。

  景二舅赶忙追了出去,“我送你们出去,景元,谢谢你……”

  “你们也过去送送。”景大舅留在房间里照顾景老夫人,他发话了,景闵承几个小辈虽然对贺景元有意见,可他愿意帮景老夫人减轻痛苦,景闵承几人也跟着走了出去。

  景家大门外,看到停在自己车旁的黑色汽车,方棠眼睛一亮,快步走了过去,而黑色汽车的车门同时打开,蒋韶搴下了车,看着走过来的方棠,原本冷峻漠然的脸庞瞬间柔和下来。

  “你怎么来了?”方棠真没想到蒋韶搴会来接自己。

  大手握住了方棠的手,蒋韶搴看了一眼跟在贺景元身后的景家人,只是神色冷然的对贺景元点了点头算是打了招呼,“订了餐厅,我们出去吃饭。”

  一股浓烈的恋爱酸臭味飘了过来,贺景元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鄙视的目光透过镜片看向蒋韶搴,“你们随意,不用管我。”

  大不了回常锋那里蹭饭!后知后觉的想起常锋这会和付小五新婚后爱打的火热,贺景元突然怀疑远在长源的封掣,还有去国外出差没回来的楚墨之,至少都是单身狗啊!

  蒋韶搴和方棠之间并没有多么亲密的举动,但有眼睛的人都能看出来这两人之间甜腻而融洽的氛围。

  景二舅眯了眯眼,虽然外界一直传言方棠早就有男朋友了,而且这男人是州卫退下来的,现在是方棠身边的保镖。

  但自从贺景元把贺家交给方棠,而且两次回景家都是方棠陪着,景二舅就猜测这两人关系绝对不清白,可此刻看着方棠和蒋韶搴,难怪真的想错了。

  两辆车先后离开了,站在门口的景翛然忍不住的感慨:“原来方棠的男朋友这么帅。”

  蒋韶搴不管是面容还是气息都属于冷漠冰冷的类型,可他却主动给方棠开车门,而且看向方棠的眼神明显很柔和,在年轻活泼的景翛然看来这就是爱情。

  “贺景元他是疯了吗?”景闵续忍不住的骂了一句,方棠要是他女朋友,贺景元将贺家交给她还在情理之中,可现在看来根本不是这回事,贺景元既然不在乎权势地位财富,那为什么不愿意拉景家一把!这个念头浮现在在场每一个景家人心里,对贺景元更多了一份怨恨。

  詹记是一家上京老字号的餐厅,只烹饪中式菜肴,用中式调味料,甚至只收现金,不接收预定,时尚的年轻人来这里吃饭的不多,倒是年纪大的老饕喜欢来这里吃一口地地道道的中式美食。

  詹记没有包厢,好在空间大,桌与桌之间用木质屏风和绿色盆栽做隔断,私密性也挺好。

  吃了一口Q弹鲜嫩的虾丸,方棠眼睛一亮,难得有几分孩子气,“比上一次的好吃。”

  “这是河虾的虾肉做的。”蒋韶搴又给方棠夹了两颗虾丸放到碗里,之前吃的虾丸大多数是用海里的虾,虾大容易制作,可却缺少了河虾的鲜美。

  “对了,你说景家为什么让景元给景老夫人用药?”或许是方棠性子冷,所以在听到景大舅的强求之后,方棠第一反应就是有阴谋。

  药是贺景元给景老夫人的,如果景老夫人因为用药不当而导致死亡……方棠怀疑景家是不是想以此来要挟贺景元。

  蒋韶搴听完方棠的话,思虑了半晌,沉声开口道:“景家如果要算计景元,那肯定要一击必中,否则等待景家的就是景元的报复。”

  贺景元不是好相与的,打感情牌根本一点用都没有,这一点景家人应该也明白了,所以他们只有一次机会,一旦算计不成等待景家的就是破门灭家的下场。

  一想到景家人比自己想的还要冷血狠辣,方棠面容蹭一下冰冷下来,“他们真当景元不知道当年的真相吗。”

  当年,为了自保,为了不招惹梅知秋这位新上任的贺家夫人,明知道失去母亲的庇护,在继母的眼皮子底下生活的贺景元会有多危险,可景家对贺景元依旧不管不顾,现在还有脸打感情牌。

  看着绷着脸的方棠,蒋韶搴安抚的拍了拍她的头,“即使景老夫人死于用药不当,但景家握着这个把柄却威胁不到景元。”

  贺景元如今可是贺家的继承人,以贺家的势力和手段,有的是办法逼迫景家交出证据来,所以景家布下的局已定更加歹毒阴险,即使有贺家在也救不了贺景元。

  “不用担心,我已经大致猜到景家会怎么做了,景元那边不会有事的。”蒋韶搴沉声开口,看来景家的胃口的确不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