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1858章 神似

  看着桑榆那副样子,薄景行心里憋了一口气。

  陡然用了几分力,撞的桑榆忍不住叫了一声。

  “你……”

  “你真心理变态?我跟别的女人有关系,你就这么开心?”

  这女人,脑子是不是真的有坑?

  不吃醋也就算了,居然……没想到她还有这种變態的癖好。

  桑榆调整了一下呼吸,看着薄景行那并不算是好看的脸,微微动了动,薄景行瞬间倒吸了一口凉气。

  “别他妈乱动!”

  桑榆的笑却更是开心,“你就那么想看我吃醋?”

  薄景行咬着牙,双手将她抱着调整了一下姿势。

  “不吃醋的老婆不是好老婆!”

  桑榆抿唇笑了笑,“一次两次好,吃醋太多了,男人会烦的。”

  薄景行臭脸,“说的你好像吃过很多醋一样,别告诉我以前只顾着吃顾北彦的醋了。”

  桑榆摇头,“顾北彦除了在我最需要的时候撇下了我,其他方面倒是没得挑的,感情方面都很干净利索,我没什么机会吃醋。”

  薄景行撇撇嘴,“看来你对他人品倒是很认可。”

  桑榆笑了笑,再次伸手拥紧了他,柔软的身体贴上他。

  “可怎么办?我这个人坏的很,人品好的人不见得能让我爱上。”

  两个人贴在一起,触感格外清晰,薄景行沉着呼吸,“说我人品不好?”

  桑榆没说话,吻上他的喉结。

  薄景行咬牙,这个该死的女人,今天依旧是欠欠的一天。

  “这么明目张胆?一会儿你可别哭!”

  桑榆没说话,说的好像他哪次温柔过一样。

  楼下。

  晚晚:“赵奶奶,刚刚是不是小鱼和行行回来了?”

  “……嗯,啊,是啊,他们可能有什么急事要商量,晚晚乖哈……”

  赵妈表面上虽然安慰着晚晚,但是心里却格外担心。

  人与人都是处着处着才有感情的,她来这个家虽说只有几个月,对这家里的主人脾气性格也有个大致的了解。

  人品都是很不错的,况且还有晚晚这么可爱善良的孩子。

  对她也都是很不错的。

  人年纪大了也没什么可想的了,孩子们都不错,现在有点儿矛盾,她这心里也跟着不安。

  那薄家的小少爷脾气忽好忽坏的,刚刚那样子,恨不得要把人给撕了的样子。

  也不是桑榆那个孩子到底能不能招架的住。

  万一两个人真打起来,吃亏的肯定是桑榆啊……

  赵妈的安慰让晚晚轻轻点了点头,但是小眉头却微微蹙着,粉嘟嘟的脸上也浮现出一层担心来。

  虽然没看清刚刚到底发生了什么,但是她有看到行行脸色很不好。

  好长一段时间,晚晚都没有再开口问过薄景行和桑榆的事情。

  手中虽然玩儿着玩具,但是眼睛还是时不时地朝着楼上看。

  赵妈在一旁看的也是心疼。

  这么小的孩子,心思倒是挺深。

  刚刚明明捂住了她的眼睛,也哄了她。

  以为小孩子心性,一会儿就过去了。

  没想到,到现在还记得。

  终于晚晚还是忍不住,抱着玩具站起身,朝着楼梯方向走去。

  “晚晚……”

  赵妈赶紧跟上。

  晚晚一双小短腿儿跑着,样子虽然萌极了,但是赵妈还是有点儿心疼。

  “行行会不会欺负小鱼?小鱼打不过行行的,找奶奶,您带我去看看吧,如果行行欺负小鱼,您要帮着晚晚一起替小鱼一起打行行好不好……”

  赵妈被晚晚的话搞的哭笑不得,却还是连连点头,“好,赵奶奶帮你一起收拾行行……”

  晚晚开心地咧了咧嘴,扶着台阶开始爬楼。

  赵妈摇摇头,直接拉起了她。

  两个人来到桑榆卧室门口,本想着先听一听里面的动静,结果站住还没有两秒,她们便听到桑榆突然叫了一声。

  晚晚被吓了一跳,连忙抬起小胳膊要敲门,结果下一秒她整个人便被赵妈抱了起来,捂着她的耳朵转身抱着她健步如飞地离开了。

  “赵奶奶……赵奶奶……我听到了……行行肯定在欺负小鱼……”

  赵妈耳根子有些红,一直等到跑远了才松开晚晚的耳朵。

  “没……行行在跟小鱼玩儿呢……”

  “可是小鱼刚刚在叫,行行肯定是在欺负她,小鱼刚刚好像要哭的样子……她应该很难受……”

  “哎呦喂……”

  赵妈无奈地低声叹了一声,一边抱着晚晚下台阶,一边道:

  “这不是难受……”

  晚晚:“小鱼明明都快要哭了……不是难受是什么呢?”

  赵妈:“……是……是……哦对,是小鱼太累了,行行在给小鱼做按摩……”

  晚晚眨眨眼睛,“按摩不应该是舒服的吗?”

  赵妈点点头,“对,所以小鱼刚刚叫是舒服的……”

  说完这话赵妈脑门上便滑下几条黑线,浑身打了个哆嗦。

  她这活了大半辈子的人的,到底在跟一个奶娃娃说些什么混话啊?

  这话,怎么越听越觉得别扭?

  她这算不算教坏小孩子?

  不过这两个年轻人也是。

  怒气冲冲进来一副要打仗的样子,结果却没有想到,居然是要打那种仗。

  得亏她反应快,不然真让晚晚敲门,坏了好事不说,还得伤身子,更关键的是,如果让晚晚看到……

  脑袋胀胀的,得亏反应快……

  这可真是……

  咳。

  赵妈反复给晚晚保证行行和小鱼绝对没有事情之后,晚晚便也没有再追究。

  一直到晚上将近十点,桑榆房间的门才被打开。

  薄景行似乎是刚洗了澡,神清气爽的出来,身上套着家居服,走下楼,发现赵妈没走,坐在沙发上陪晚晚看电视。

  看到薄景行出来,赵妈尴尬了一下。

  薄景行看着晚晚,蹙眉,“还不睡?”

  晚晚一个骨碌爬起来跑到薄景行跟前,“行行,你说!你有没有欺负小鱼?”

  薄景行挑挑眉,“欺负她?哪方面的欺负?”

  赵妈在旁边不自然地咳了一声,薄景行没再继续说下去。

  赵妈笑道:“晚晚一直担心你们,这么晚也不睡……晚餐都在厨房里,如果你跟桑榆饿了,我可以帮你们热一热。”

  薄景行本来也是下来找吃的来的,听到有吃的,便点了点头。

  然后弯身抱起晚晚走到了沙发上坐下。

  晚晚的小手指头戳在薄景行的脖子上。

  “这是小鱼咬的你吗?”

  薄景行顿了一下,轻笑了一声,“是啊,她刚刚一直在欺负我……”

  晚晚蹙眉,“可我之前明明听到是小鱼在惨叫……都快哭了……赵奶奶跟我说你是在帮小鱼按摩……”

  薄景行顿了一下,一个没忍住笑出声来。

  “按摩?……对对对!确实是,她浑身上下都不舒服,我给她按摩按摩她才能舒服……”

  晚晚不相信地再次确认,“你真的是给小鱼按摩吗?”

  “真的真的。”

  薄景行靠着沙发,单手搂着小晚晚,看了一眼电视,才将视线放到了晚晚身上。

  盯着她看了半天。

  心里始终觉得哽的难受。

  明明知道怀里这小奶娃娃是顶小绿帽,还特么是那个欠揍男顾北彦的种,但是就是讨厌不起来是什么鬼?

  难道就只是因为她是桑榆的孩子,所以不管怎样都喜欢?

  顾北彦的孩子?

  薄景行伸手卡住晚晚的小脸儿,左左右右上上下下地看来看去。

  这他妈那一点儿像顾北彦那货了?

  “行行你在干嘛?”

  晚晚的小嘴被薄景行捏着嘟着,说话也有些不清楚。

  薄景行没说话,还是盯着她看。

  这个时候赵妈从厨房出来,看到他们两个人,想到这几天看到的那些绯闻,忍不住说道:

  “其实我从一开始进这个家时,都以为晚晚是你跟桑榆的女儿呢!当初听到她是桑榆的妹妹,我还怀疑了一下呢……”

  薄景行突然转头看向赵妈,“我跟桑榆的女儿?为什么?我跟晚晚长得像吗?”

  赵妈点点头,“神似吧!要说起来晚晚的小脸随妈妈多一点的漂亮,但是眉宇间……不知怎么,我总觉得跟你如出一辙……有时候一些细微的小表情,就真的很像……”

  “不过我也听说,孩子跟谁呆的时间长,就越像谁……”

  “我一开始可没跟她待多长时间……”

  薄景行说着,抱起晚晚站起身,就钻进了一楼的洗手间。

  将晚晚直接放到了盥洗台上,摆正她的小脸儿面向镜子,他自己的脸也凑了过去。

  晚晚完全不知道他这是在干什么,眨着大大的眼睛一脸懵懂地看着他。

  “你在干什么?”

  薄景行托着她,说:“你给我摆个生气的样子让我看看?”

  晚晚虽然不知道他到底在搞什么,但还是听话地做了起来。

  小嘴一抿,眉头一皱,眼睛拢在一起,刻意做出了一个凶巴巴的样子。

  薄景行也跟着抿紧了嘴巴,皱起了眉头……

  盯着镜子看了半天,被晚晚那样子给逗地笑了出来。

  “真丑……”

  晚晚一听,小眉头皱的更紧,一双大眼睛里面这次是真的聚集起了真实的愤怒情绪。

  “你才丑!”

  薄景行笑看她的样子,突然顿了一下,脸上的笑容也跟着凝固。

  这特么……

  虽说不知道像不像他,但是倒是能看出他哥那么一丢丢模样来……

  确切来说,是神似……

  这……

  难道晚晚是他哥跟桑榆…………

  【为了响应你们所谓的薄二哈,薄憨憨,薄二愣子……噗,真该被修理一顿……】